殷阡蚺

长谷部极 服装/台词的小考察/感想

重光百合花房:

长谷部极 全台词+书信翻译➡️ http://heshikawaheshikowa.lofter.com/post/1e8676dd_11822155


*图多,注意流量


*等待公式设定集


*逐步补图更新中




一、衣服的考据:


整体感想:从烤茄子变成了焦茄子。(x)





1.护具



上图是一家工艺品店的信长南蛮胴具足的五月人形。


仔细看胸甲部位⬇️比较像。



----



上图是一家工艺品店的长政的当世具足写。


除了信长以外家康也很喜欢南蛮胴具足,不仅自己用还给了家臣的榊原康政和渡边守纲。家康还把自己的南蛮兜给了黑田长政。


从左右肩甲和腰甲的结构看比较长政,不过倾向于满智罗(保护颈、肩的护甲)和胸甲是信长给的东西……


左右附有绳结,胸前的绳结被手挡掉了不能确认具体形状。




2.神父服





之前设定集里说是“徒有其表的神父装”现在变成真的神父装了。


如果是一排连续排列的话,根据露出的扣子间宽度推测应该总数是13颗。(略微有点不吉的感觉)


从紫色换成了更接近黑的颜色。


宗教中的颜色含义:


紫色:代表节制、改信、补赎、等待。同样可以代指死者的赎罪或者是为死者赎罪、祈祷。


用于将临期和四旬期,也可适用于追思弥撒。


黑色:代表死亡、痛苦悲伤、末日等;同样可用于追思弥撒(弥撒总论 308 号)。


——现在已经不怎么使用黑色了,但是出于习惯仍然可以为了死者而使用。


(*本项将结合后续的台词分析展开)




顺便说……神父服收纳性能相当好……



高速自走型长谷部收纳柜,只需要1118,哦不,1119元即可送货上门哦~




3.罗马领




罗马衫是绝大多数西方基督教神职人员 / 教牧人员衣着的一部分,为衬衣上的一个可拆式衣领,由二个饰钮——一个在衬衣前和一个在后紧固着。衣领在脖子后面缝合,呈现无缝合线的前线。


类似于结婚戒指表明夫妇关系与夫妇的合一共融,罗马领是神职人员献身于主的标志,同样表明他们与主的亲近,因为受召而领受圣职。神职人员穿戴上罗马领表示对权威的服从和认同的意愿。


神父被视作“主的军官”。从传统上说,领受圣职的人便成为上主的士兵,年长的教友准备好保卫主的名誉与教会。穿戴有罗马领的神父可代表教会的领袖之职。




4.圣带



(两种方法代表地位的不同,助祭/执事是左肩到右腰斜着挂,司祭只要挂脖子上就行了。)


之前出现在圣带上的刀纹换成了十字架,而刀纹移动到了上下四片的护甲上(背后有无不明)


颜色从金色换成了白色。


金色:代表王位、尊严、威风等。着重表示祝祭日的尊贵时使用。


白色:意味着神的荣光、无垢、喜悦,在表现上述含义的祝祭日时使用。


注:诸圣人的祝日可用,11/1——恰好是极化次日。




5.


腰上从后部两颗扣子的腹带变成了类似于束腰款式的腰封并加上了金色带暗纹的护具。




===节操缺失的分界线===




1.深空灰色四角内裤



2.吊带袜





还需要考据吗,看图即可()






二、台词的考据:


(tbc)



压切长谷部 极 全语音+信件 翻译

重光百合花房:

*渣翻,仅供参考,欢迎指正错误。


*全语音均和极化前不同,“未变更”指台词内容未变,实际录音不同(语气语调之类的)


*开放转载。请保留翻译署名。(重光or重光百合花房 均可)


本丸语音 * 3:


1. 如果是主人希望的话,叫我压切也没关系。毕竟您和那个男人完全不一样。


2. 其他的同僚怎样我不清楚,但我想没有比我更忠于主命的了。


3. 无论什么,都请告诉我。我和只有自尊心高的同僚可不是一样的。


万屋:我的意见并不重要,主买自己想买的就好了。


会心一击:并无我刃下不可斩断之敌!


刀帐页面:已清算了过去的压切长谷部。不如说,已经不挂念过去的事情了。这把刀,只为了今代的主人而存在。


刀帐页面:已明晰理顺了过去的压切长谷部。不如说,已经不挂念过去的事情了。这把刀,只为了今代的主人而存在。(备注:长谷部极化刚实装时,刀帐页面台词为“精算”,在实装后的维护时已改成“清算”。)


放置:如果您要我等多久都可以。因为,您会来接我的。


MVP:啊,我是您的刀剑嘛。


看门:您回来了!主人不在的时候,我长谷部守卫了本丸哦!


受伤放置:……!我还能战斗哟。因为就算是要死了的话,也不会被舍弃。


锻刀:新的刀剑吗。嘛,反正都不会有我这么有用……


喂马:来,当个好孩子乖乖的哦。你也是主人的马对吧。(旁友们还记得刀舞的长谷部说“不愧是主人挑选的马!”的表情吗哈哈哈哈哈哈


喂马结束:为了主命,今后也拜托了。


种地:虽然肮脏的工作就是肮脏的工作,土渍的话……。哈哈哈。


种地结束:好啦,在留在主人眼里之前,得先换衣服了。


手合:什么,我不会放水的…… 因为是主命啊!


手合结束:值得参考,这样就更能为主所用了。


真剑:去死吧。只是违逆主人这一点,(杀死你的)理由就很充分了呢。


一骑讨:因为没有被命令说 “败给对方啊…… 那样就只有胜利了吧


入手:压切长谷部,现已归还。我的刀刃,只为今代的主人而存。


队员:若是主命,那便追从


修行送出门:我不知道那家伙会变得有多强,但请不要忘了我


出阵:请交给我。将您的仇敌全数血祭。(这不是很确定该怎么翻…… 总之,又病又狂又忠心的那种感觉……!原话为:お任せあれ。貴方にあだなす尽くを血祭りにあげましょう)


资源(未变更):有了向主人进献的土特产了呢。


中伤:没能杀了我啊?


轻伤:1. 所以呢?(それで?)2. 哦——?(ほう?)


开战(未变更):虽然并无怨恨,但主命在身。去死吧。


二刀开眼(未变更):哈啊——!!


队长:诶诶,就交给我吧


刀装(未变更):已完成。请您收下。


远征迎接(未变更):远征的同僚们回来了呢——


远征返程:交给了我,这是当然的吧。


远征(未变更):请交给我。一定为主奉上最好的结果。


任务(未变更):任务已经完成了哦,请您确认。


攻击:1.(未变更)压斩!2. 抵抗是无用的!


演练:虽然是训练,但给主人带去胜利,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侦查:报告当前状况。把敌人的退路全部毁掉。(语气和之前的侦查是一样的


boss 点:来吧!切斩!击倒!主人的敌人!


装备(和原来相比似乎没变):1. 不胜感激 2. 使用给您看吧 3. 若是主命


一口团子:是。小休息后,很快就是下一场出击了呢。


战绩(未变更):主,信件拿来了。


链结:好像什么都能切斩了呢。


轻伤修复(未变更):谨承。很快便修好回来。


中伤及以上修复:是。主之体恤,以身感铭。(*本句感谢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嘿西吹太太)


一周年:祝贺就任一周年!你可是我自傲的主人哦。


二周年:祝贺就任二周年!有立派的主人,我也非常骄傲呢。




===前方玻璃渣===




破坏:对不起啊…… 我已经不想再被主人舍弃了。所以…… 先行一步。什么时候,在地狱再相会吧……




(分析:是对现主说的,因为不知道现主什么时候死,所以是いずれ。知道自己要碎,不想被舍弃,所以在地狱等审神下去再相见。


结合待机语音说“等多久都没关系,因为您会来接我的”,不想被舍弃,但是也不是要带审走,是希望审审死了之后会去接他……


结合中伤放置和黑田回想说“……!我还能战斗哟。因为就算是要死了的话,也不会被舍弃。”“付丧神去不到那个世界”,对于长谷部来说,死亡没什么好怕的,因为,如果()刀了,他就可以到达存在着的刀剑到不了的,人死后的世界了……他很理解人刀之间的寿命差,刀的命运就是目送主人死去,迎接新的主人,而他拒绝这种命运的话……


他不是自己想碎掉,而是完全不害怕碎掉,要碎了,居然极化前想的是主命能不能完成,极化后想的是在什么时候能在地狱和审相见了吧……唉还是个傻的嘿西(跺脚)审神爱你上天国不行吗……)




====


全语音完成。喂马结束语音为扒缓存听写,征求喂马结束的确切字幕以供校对。


====以下为信件


1.


致主人




您一切都好吗?


获准出外修行,不胜厚幸。


既然如此,那便必然磨砺锋刃,成为能不令主蒙羞的刀剑而后归还。


只是,被带来修行的这里是……。


……不知为何会这样。像是被带到了与我有着深厚因缘的安土。




2.


致主人




既然被特地送到安土,那么和那个男人见面就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了。


或者说,唯有克服那个男人才可能获得真正的强大吧。


问题在于,我会不会失去理智,直接斩了他之类的。。




……开玩笑的。我是您的刀。是为了守护历史而存的刀剑啊。




3.


致主人




见面后,怎么说呢,非常失望。将我下赠给黑田家的理由。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




……那个男人,是在警戒如水大人的才能。要尽最大可能地取悦如水大人,故而将我转赠了什么的。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被赠送的)是被重视的我也是必要的了。


真实既已明了,不如说是无需介怀的事情。


今后,将只想着现在的主人而生。